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肖紹祥,昨天有了新外號——中國最牛黑車司機。
  這位因涉嫌貪污1400萬元、受賄10萬元、來源不明的財產多達800餘萬元的“清水衙門”里出來的貪官,在法庭上否認了對他的全部指控,稱這些錢財,都是合法收入,除了工資獎金,還放貸、倒賣工藝品和石頭,早些年還曾白天當副園長、晚上開出租拉活賺錢。
  但肖紹祥所說的這些,全都拿不出證據。
  肖紹祥講故事的水平笑煞世人,有網友直呼“到底是動物園裡出來的”,意思是講故事的水平,也就只能騙騙動物。這話聽起來損了點,但倒也形象直觀。
  其實與前仆後繼落馬的貪官相比,高知出身的肖紹祥,智商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比如拉黑車這個賺大錢的理由,你就死無對證。其他死無對證的“賺錢”理由,從“無罪推定”、“疑罪從無”的法律原則來說,讓他自證清白,你就在法律面前先下了一局。肖紹祥這是在“反將一軍”。
  事實上,司法是有備而來的。指控肖紹祥貪污的證據,已經精確到個位數。這位前北京動物園副園長,無非是在不明財產部分,為自己的犯罪事實認定,尋找減輕處罰的藉口。只不過,與過往的那些貪官尋找藉口的區別在於,別人尋找的是犯罪的權力環境,他在尋找的是規避法律處罰的救命稻草。
  從江蘇睢寧水利局原局長張新昌“行賄的人都是含著眼淚讓我把錢收下的,不收就對不起他們”的世上最矯情腐敗藉口,到太多的官員把責任推給老婆的“枕頭風”貪腐理由,再到貪污腐敗是“人情往來說”、別人皆貪我也貪的“身處染缸說”,中國的貪官幾乎沒有一個把自己醜陋的靈魂當成犯罪的理由,即便挖得最深、涉及主觀的自我反思,也要往政治理由上靠,拿偉人做墊背,說是“放鬆了學習改造”,好像只是跟馬列主義存在著差距似的。
  但是,再怎麼的輕描淡寫,都比不上這位前動物園副園長讓北京運管部門躺著中槍的奇葩。別說這開黑車,十元八元一個單子,你就是整天不吃不喝不上班,要拉出幾十萬幾百萬元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即便你拉黑車時財星高照一筆撿到幾百萬,你也不可能別人買基金虧本就你肖紹祥賺錢、別人放高利貸跳樓就你肖紹祥獲利。
  肖紹祥的不明財產“黑車說”,給貪官認罪開了一條尋找新的財富領域為藉口的新思路,也將貪官的誠信底線更加拉低了一個檔次。這種手法,顯出了貪者面對法律無縫不鑽的智商,也露出了對待監督無孔不入的本領,司法不應將“疑罪從無”的慣例,在貪官這樣一個特殊群體身上一概通用。在官員的財產監督尚未形成完善機制的過渡期中,對於這個特殊群體的不明財產,完全可以由他們自己來舉證清白。
  開黑車也是違法的。肖紹祥試圖將這個違法的罪名替換貪腐的罪名,智商是高明的。如果這麼一個官,把這些高明的智商用在踏踏實實為政府出力、為百姓賣命上,倒是一個勵志的故事。只可惜,這個對不明來源的巨額財產拿不出一個可以用來對證的依據的貪官,他下班之後開黑車、做兼職、倒賣工藝品的故事,不僅勵不了他八小時之外的“同行”們賺大錢的志,反而讓他們連同運管部門一起,躺了他開脫罪名的槍。他在法庭中笑說自己勵志故事的時候,估計跟人前逗猴子、人後貪公款一樣,總以為自己的智商是最高的。
  卻不知,他在法庭上笑的時候,世人都樂了。
  (原標題:開黑車的動物園副園長,讓北京運管躺槍)
創作者介紹

奶茶

th72thuk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